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讀者文摘 > 

我們還能見爹娘幾次

時間:2018-02-05 19:03來源:網絡 作者: 張斌

晚上,我和朋友到一家湘味餐館吃飯,三杯兩盞淡酒下肚,我們不約而同地談到家,談到父母,談到故鄉。

朋友問我,春節回不回家?

我不假思索地回答,不回。

我找了很多理由:臘月二十六才放假,路上得花四天多;春運車費太貴車票太緊;上班時間早,在家待不了幾天……

朋友打斷我,一臉的苦笑。

他癡癡地盯著手中轉動的酒杯,壁燈柔和的紅光映在他的臉上,若隱若現。

旁邊,有幾個和我們一樣大小的年輕人,正在談論買車票回家的事情,抱怨票難買,家難回。

朋友聽罷,端起酒杯,對我說:

這里有家的影子。

然后,一飲而盡。

我知道,朋友要醉了。朋友說:

我沒醉。你算算,這輩子我們還能和父母見幾回?

我頓時緊張起來。

有人說,家就是有個人點著燈在等你。

小時候,散了學,肚子餓得慌,急匆匆地往家里趕。

翻過一個山頭,見遠處山腳下裊裊升起的炊煙。那是母親在做晚飯。

長大后,每每看到那縷慢慢蒸騰到天空的淡青色的煙靄,總會莫名地激動起來。

四年級的時候,我轉到鎮上念書,離家三十多公里,平時少有時間回家。

從此,我便漸漸遠離了父母,遠離了家,遠離了屋頂的炊煙。

一年回家兩次的習慣,是從高中時候開始的。我念高中是在縣城,距家兩百多公里,汽車在山路上盤上盤下,往往要走半天。聽父親講,過去沒有通車的那會兒,鎮上的干部到縣城開會得提前三天出發。

那時候,家信成了我與故鄉與爹娘唯一相連的紐帶。

爹娘的信大都極為簡短,常常是說莊稼長勢很好、家里一切都好之類的話。讀爹娘的信,眼里每次都要被一些辛辣的東西包圍著。

上大學時,回家變成一年一次,或者兩年一次。現在工作了,在更加遙遠的地方,抬頭看著日落的方向,回家只是一種極為誘人的奢望。

現在,在我的內心里,家的概念已經變得抽象起來,我竟然找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語來闡釋家的內涵。

種種跡象表明,我離故鄉漸遠,離家漸遠,離爹娘漸遠。

朋友說:你算算,爹娘現在五十多歲,假若他們能活到一百歲,我們保證一年回去一次,還能見幾回面?倘若有事耽擱,兩年或者更長時間才回去……”

我打斷朋友的話,端起酒杯猛一仰頭,隨即,劇烈的辣味沖擊著全身的每一根血管,讓人熱血奔涌。

第二天,朋友回去了,他已經有兩年沒有回家。

Tags: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urpjjj.tw/duzhe/26036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猜你喜歡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推薦故事
熱門故事
3肖中特期待中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