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故事會 > 

豬場里的貂

時間:2019-03-29 17:59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 白衣

  蔣大忠是個聰明人,這兩年在林場邊辦了一家豬場,還研究了一種新式養豬法,日子算過得去,就是他五歲的兒子小寶,這幾個月小病不斷,搞得他心神不寧。

  這天,小寶眼睛發炎了。妻子不在家,蔣大忠一人走不開,只好打電話叫來了村醫孫叔。孫叔年輕時在林場當醫生,退休后回村發揮余熱,很受大家敬重。孫叔對蔣大忠說:“小寶這眼疾可能是受了寄生蟲感染,他最近總有各種不舒服,怕是多有關聯,你還是帶他去城里大醫院瞧瞧。”

  蔣大忠一聽,苦了臉,老話說“家財萬貫,帶毛的不算”,意思是說養殖業風險大。而眼下,他有批生豬急著出欄,稍有閃失,可就虧大了。想到這兒,他只好央求孫叔:“您先開點藥應付著,容我忙過這陣子再說。”

  孫叔走后,安頓好小寶,蔣大忠坐不住了:近來生豬行情起伏不定,買家不好找。前陣子他好容易聯系了收豬老客戶李哥,同意這兩天來看看,可到今天還沒見人影,而這批新法養的豬已不能再等了。

  蔣大忠正心亂如麻,就聽場內傳來一陣犬吠。一看,是幾條護場犬把一只小動物逼進了一截廢鋼管內。蔣大忠忙找了個鐵籠子,將鋼管一頭豎起,將小動物倒進籠內關好。細一瞅,他眼睛都看直了:是紫貂!

  沒想到紫貂銷聲匿跡多年,現在隨封山育林生態好轉,它又回來了。準是這兩天大雪封山找不著吃的,它才偷豬食來了。該怎么處置它呢?蔣大忠正思量,小寶從屋里出來,問:“爸,你啥時帶我去城里看病呢?”蔣大忠聞言心一酸,不經意望了一眼籠內的紫貂……

  蔣大忠記得曾聽孫叔說過,林場以前就產貂。這貂皮可是一寶,傳說蒙古族牧民會在袍子袖口上縫貂皮。一旦風沙進了眼,撩起袍袖,用柔順的貂毛一擦,就會把入眼的沙塵全帶出,比水洗還方便。

  “老天開眼了。”蔣大忠越想越激動,“兒子,咱們試試!”回屋,他找來個鋼絲網,洗凈后卷成筒狀,再把紫貂強塞進去封好兩端,這樣長長的貂毛就從網眼鉆出來。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小寶剛俯身在貂毛上擦了會兒眼睛,就叫開了:“爸,眼睛又清又涼,好舒服啊!”

  父子倆正欣喜若狂,就聽場外幾聲車喇叭響,李哥來了。寒暄后,蔣大忠將李哥帶到欄邊。望著欄內,李哥連連稱贊:“老弟這豬喂得好,體態勻稱、毛稀膚紅,美人似的。不過全收,我怕消化不了,只能收一半。”

  蔣大忠略一沉吟:“您要全收,價我還能讓。”李哥聽了,沒松口,蔣大忠只好回屋沏上茶陪對方拉拉家常,好再熱絡一下感情。

  一拉家常,李哥皺起了眉:“我本該早到你這兒來,可你嫂子正懷二胎,體虛,老毛病犯了,常覺得腦門冰涼徹骨,暖水袋都焐不熱,我是忙著照顧她走不開啊!”

  見李哥說得唉聲嘆氣,蔣大忠眼珠一轉,說道:“哥,偏方治大病。擱早先,這點毛病根本不算啥,只要找個貂皮帽子戴上,焐一冬準好。尤其紫貂皮,最保暖,咱們這兒冬天這么冷,但如果用紫貂皮包碗水在屋外放一夜,第二天打開,水還冒熱氣呢!”

  李哥一咧嘴:“倒是聽說過,可哪兒找去啊?”

  蔣大忠二話不說出了屋,不多會兒回來,把一個籠子往李哥面前一放:“拿去!不摻假的紫貂!咱這山高皇帝遠,沒人知道。”李哥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感動得不知說什么好。他伸手提籠,蔣大忠卻不放手。李哥明白了:“兄弟!我說話從來吐口唾沫砸個釘。明天我就帶錢來,你的豬我全收了!”

  李哥提貂走了,蔣大忠到隔壁屋勸開了伏桌痛哭的小寶:“別哭啦,不就是只貂嗎?那可是國家保護動物,殺不得、養不得,還不如送出去換些好處。你要舍不得貂,咱家這批豬可就全完了。爸保證,豬一出手,就帶你去城里治病。”

  好容易哄得不哭了,可小寶一抬頭,眼睛又腫了,而且臉色也不大好。蔣大忠急得又叫來孫叔,交代病情時,他說了紫貂的事,但有意隱瞞了紫貂的下落。

  孫叔聽罷,說:“記得古醫書上好像有記載,說貂毛有毒。紫貂愛拿毒蛇當零食,吃前還要戲弄一番,蛇毒多少會沾在皮毛上。林牧區一帶,人們有時會感染一種眼疾,而貂毛上的毒正好能減輕眼疾的癥狀,小寶擦眼后感到好受多了,也許就是這個原因。不過治標不治本,孩子最近身體常有不適,還是找到病因要緊!”

  蔣大忠突然心一揪:糟了,那只貂要是真有毒,自個兒把貂送給李哥,可不害了有孕在身的李大嫂?可要是說了真相,李哥變卦不肯把豬全收了,咋辦?

  蔣大忠心里正七上八下,就聽小寶難受地“哼”了聲,霎時他心頭一震。他一咬牙掏出手機,正要向李哥說明實情,就聽門外車響,李哥又來了。李哥一進屋,就將貂籠放在了桌上:“兄弟,怪我一時昏頭,將它拎了回去,結果你嫂子眼尖,一眼就看出這貂懷著幼崽呢!她將我一頓臭罵,說,先不說貂是保護動物,就沖它現在懷著孕,咱們就不能害它,會遭報應。這不,你嫂子趕我來還貂了,不過你別擔心,咱們說定的事不變,明天我就來車拉豬。”

  遭報應?蔣大忠聽了李哥的一番話,不禁打了個寒噤:“李哥,豬我不賣了!”剛才,蔣大忠細想小寶得病的事,總覺得跟豬場、跟他的新式養豬法有什么因果關聯。似乎只要這批豬長勢一旺,吃得多拉得多,小寶就會得場病。難道真是人財兩難全,自己遭報應了?

  面對李哥和孫叔驚異的目光,蔣大忠顫聲說:“小寶萬一有個好歹,我就是掙再多的錢,也沒意義。所以我寧肯這次生意不做,也不敢再讓小寶受罪了。”

  一番話聽得李哥有點蒙,孫叔卻從蔣大忠的話里聽出了弦外之音,他想了半晌,開了腔:“過去,捕貂人有種說法,說以前貂喜歡在硫黃溫泉一帶出沒,硫黃伴生砷化物,能幫助貂消滅寄生蟲,增加抵抗力……大忠,你說實話,貂到這兒來,究竟是什么原因,你心里沒點數?我問你,你的豬場……”

  “唉,都怪我財迷了心竅。”沒等孫叔問完話,蔣大忠已經羞愧地捂住了臉……

  蔣大忠的這批出欄豬確實有貓膩,就是飼料中加了砷化物。豬吃后呈微中毒狀態,皮膚紅潤賣相好,加上腹內如火不停走動,身材苗條,瘦肉率高,還不易得寄生蟲病。但這卻是個險招,因為如果到了時間還不出欄宰殺,豬就會因為體內蓄積的毒素超標而死亡。

  “是毒飼料引來了貂!”孫叔說,“我明白小寶的病因了!”

  其實蔣大忠也知道砷化物有毒,所以配料處理上極為小心,可百密一疏,他偏忘了豬要屙屎撒尿,結果排泄物污染了環境。孫叔說,小寶有可能就是不小心接觸到了豬排泄物中的毒物,而引發了不適。

  “大忠,你好造孽!”孫叔余憤未消,說,“不過現在明確了小寶的病因,也就好治了。大忠,你該謝謝貂,要不是它引出這段事,后果不堪設想!”

  蔣大忠聽罷,只覺臉上火辣辣的,他低著頭,說:“這貂我立馬去放生,這豬我也不賣了,我帶孩子好好看病去!孫叔、李哥,你們作證,以后我蔣大忠再做虧心事,天打雷劈!”

  孫叔微微頷首,又轉向李哥:“你媳婦那癥狀,可用針灸試試。要不,等會兒我隨你去看看?”

  李哥喜出望外,一邊道謝一邊感慨:“嘿,老話說十分聰明七分用,須留三分與子孫,這話還真玄!”

Tags: 豬場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urpjjj.tw/gushihui/155495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猜你喜歡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3肖中特期待中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