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故事會 > 

愛管閑事的鄰居

時間:2019-04-02 17:31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 氧氣萌主

  跟蹤

  真由子原本是個家庭主婦,丈夫靖文在銀行工作。最近,女兒果穗考上了一家私立高中,學費比較貴,為了補貼家用,真由子就找了一家面店打工。

  這天傍晚,真由子下班回家,走到公寓樓下,看見遠處有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在找著什么。現在已經是冬天了,這個女人卻只穿著薄薄的連衣裙,光腳穿著拖鞋。

  真由子走近一看,才發現是剛搬來不久的隔壁鄰居,姓坂口。真由子忙問她:“這么冷的天,你在找什么呢?”坂口說她的貓不見了,真由子便與她一起找了起來。

  過了一會兒,女兒果穗回來了,聽說媽媽在幫鄰居找貓,就上樓去把爸爸靖文叫下來幫忙。終于,一家人發現,小貓爬到了一棵很高的楊樹頂上,卻下不來了,正發出求救的聲音。

  周圍沒有梯子,聞訊趕來的坂口正著急時,靖文忽然說:“我爬上去吧!”說著,他不顧妻子和女兒的阻止,挺著啤酒肚,小心翼翼地抱著樹爬上去,救下了小貓。坂口激動得不停向靖文道謝。

  這事之后,真由子一家和坂口的關系迅速升溫,互相有了來往。一天,靖文走出公寓,忽然聽見背后有人喊他,轉頭一看,是坂口。坂口左右看了看,吞吞吐吐地說:“我有事想告訴您。雖然這么做好像背叛了您的太太,但您有恩于我,我還是想要告訴您。”她深吸一口氣,道,“我看到了!”

  靖文一愣,緊張地看著坂口,壓低聲音問:“你看到……什么了?”

  坂口嘆口氣說:“你太太偷東西,我親眼看到她在超市里偷了鮪魚罐頭。她的動作很熟練,店員都沒有發現,看來不是第一次。”說完這話,坂口就迅速地鞠了一躬,走遠了。

  靖文百思不得其解,家里不缺錢,妻子怎么會去偷東西?是不是坂口看錯了?他一整天都心神不寧,最后決定親自去確認真相。

  傍晚,靖文等在妻子下班路上會去的超市,見真由子進門,便偷偷摸摸地跟了上去。到了罐頭區時,真由子拿了一組鮪魚罐頭放進超市的籃子里,靖文見狀,剛要松一口氣,卻見真由子又拿起一小罐鮪魚罐頭,動作自然地塞進了自己的皮包,然后若無其事地去結賬了。

  靖文在原地待了半晌,才慢慢往家走去。和真由子做夫妻那么多年了,他知道妻子沒有偷竊癖,那為什么要偷東西?是壓力太大了嗎?他把能想到的理由統統想了一遍,最后心里一沉:真由子一定知道了自己隱瞞的事。

  當天晚上吃飯時,家里的氣氛有點沉悶。靖文一句沒提在超市看到的事情,真由子也若無其事。女兒果穗狐疑地看了看爸爸,又看了看媽媽,見他們都是一副不想說話的表情,只能作罷。

  到了第二天早上,靖文出門上班后,真由子還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,果穗只好郁悶地吃了早飯,就出門上學。

  坦白

  果穗來到車站,卻發現坂口也在那里,還抱著貓。兩人很快聊起天來,坂口看似不經意地說:“我剛剛還看到你爸爸呢。圖書館十點才開門,他怎么那么早就出門了?”

  果穗疑惑不解地說:“我爸爸在銀行工作,跟圖書館有什么關系?”

  坂口一臉驚訝地捂住嘴,說:“是嗎?可是我經常在隔壁街區的圖書館看到他,我還以為他就像電視劇里演的那樣,上班族被裁員了,只能躲到不熟悉的圖書館去,以免碰到熟人……”她仿佛突然意識到什么,打著哈哈,“是我想多了,我家寶貝小貓的救命恩人怎么會被裁員呢?”

  果穗擠出一絲笑容,說:“可能爸爸正好要去那兒查些資料吧。”她轉頭望了望,發現自己要坐的公交車來了,便向坂口道別,上了車。可這一路上,果穗都在想著:難道爸爸失業了?媽媽知道嗎?

  最后,果穗決定直接去問爸爸。她來到隔壁街區的圖書館,果然見到了靖文。他穿著筆挺的西服,正嚴肅地坐在柱子后面閱覽報紙,周圍坐著一堆老頭老太。

  果穗只覺得鼻子一酸,眼淚都要掉下來了。她剛想出去招呼爸爸,卻見柱子后面有個人站了起來,伸出關節粗大的手,把一個厚實的信封遞給靖文,靖文立刻把信封塞進了上衣內側口袋。果穗連忙躲到柱子后面,心想:難道爸爸的確是有事才來這圖書館的?這時,柱子后的男人走了出來,往門外走去,那是爸爸的同事中野先生。

  果穗腦子里一片空白,好半晌,她終于回過神來,苦笑著來到爸爸面前坐下。靖文抬眼一看是女兒,目瞪口呆地看著她,仿佛見了鬼似的。果穗低聲道:“爸爸,我知道你的秘密了,你也知道我的秘密了,是嗎?”

  靖文沉默良久,終于慢慢地點了點頭,沉聲道:“對,我失業了。那天我在街上亂逛,正好看到你和中野……我……”

  果穗厲聲道:“所以你是在勒索中野先生嗎?”靖文臉色發白,說不出一句話。

  這一天,果穗沒有去上學,她和靖文在圖書館默默地坐了一天,最后一起回了家。他們什么都沒有對真由子說,按部就班地扮演好丈夫和女兒的角色。

  第二天是真由子的休息日,她正在家做家務,隔壁的坂口抱著貓找上門來。真由子和那只貓對視了一會兒,不好意思地對坂口說:“真不好意思,我在做飯,要不你……”

  話沒說完,坂口打斷了她,笑著抽了抽鼻子:“有鮪魚罐頭的味道呢。”

  真由子愣了一下,讓坂口進了門。

  坂口告訴真由子,幾天前的晚上6點,她在東口那條商業街看到了果穗,一開始她沒認出來,因為果穗化了妝,還穿著很成熟的衣服。后來認出是果穗,坂口便想叫她,卻看見一個和靖文差不多歲數的男人走過來,果穗一下挽住他,兩人開心地往店鋪里走去。

  真由子下意識地辯解,說那一定不是果穗,但坂口卻說自己絕不會認錯人。真由子不由得吸了口氣,胡亂說道:“啊……我想起來了,那是我哥哥。那里不是有個電腦城嗎?果穗一直說想買個新電腦,就讓我哥哥去陪她買了。”

  坂口松了口氣,說:“原來是這樣啊,因為東口有很多情侶賓館,所以我想到不好的地方去了。都怪我,太多心了!”

  秘密

  等坂口走后,真由子再也沒力氣做飯了,她趕到東口等在那兒,祈禱著不要見到果穗。可是到了6點,果穗出現在商業街路口,果然打扮得很成熟,她正親密地挽著一個年紀可以做她爸爸的男人。

  真由子像被敲了一悶棍,咬咬牙想沖上去拉開兩個人,卻見果穗忽然放開了男人的手,神情悲傷地對他說了什么。男人聞言,也悲傷地笑了,俯身在果穗耳邊說話。果穗突然大聲說:“你不用有負罪感,我家大人也是罪犯!”

  真由子忽然像被抽走了渾身的力氣,腦子里只有一句話:果穗知道我偷東西的事了!她停下腳步,失魂落魄地轉過身回家。

  幾天后的一大早,警察就找上門來,真由子去開門。靖文和果穗對視一眼,便又低下頭看報紙,只見地方版那一頁有篇車禍報道:“十日晚上九點多,居住在本市某某街區的坂口女士被鄰居發現倒在路上,目前警方正朝車禍肇事逃逸方向偵辦。”

  不一會兒,真由子進屋了,果穗問道:“警察說什么了?”真由子說:“問我知不知道坂口出門干什么,怎么沒拿東西也沒穿外套。我說可能是在找貓。”

  靖文插嘴道:“就這樣嗎?我聽說坂口在女兒入學考試失利后,和丈夫離了婚,才搬來這里的……”真由子點頭說:“是有鄰居這么說,他們懷疑坂口是自殺。警察看起來也有這樣的想法。”

  果穗“哦”了一聲,咬了一口三明治,驚訝道:“咦,沒有鮪魚罐頭的味道了!”

  真由子笑著說:“是啊,家里最后一罐吃完了,以后換換口味。”

  靖文放下報紙,說:“太好了。那我也趕緊吃完,繼續找工作!”

  果穗摸了摸爸爸的啤酒肚,說:“加油啊!我報名參加了社團,以后每天晚上都有活動啦!”

  靖文猶豫道:“那中野先生……”果穗笑著說:“我們約定,如果我成年了,他還愿意和我在一起的話,再談戀愛!”

  真由子咧開嘴笑了,突然發現坂口家的貓站在自家窗臺上。她站起身來拉起窗簾,嘲諷道:“還好貓只能看著,說不出話。”

  靖文也冷笑說:“是啊,偷偷地觀察別人也就罷了,壞就壞在還要到處說。”

  原來,真由子看到果穗和中野約會的那天晚上,一家人開了個家庭會議,各自把秘密坦白了,并保證積極面對問題。這本是件好事,但他們糊涂的是,下手殺了多管閑事的鄰居……

Tags: 愛管閑事 鄰居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urpjjj.tw/gushihui/155507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3肖中特期待中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