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故事會 > 

老市長釣魚

時間:2019-04-16 17:00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 斜了霽月

  一大清早,黃誠書記就接到上邊電話,說老市長在周末閑來無事,出來散散心,想到大碗河釣魚。

  黃誠嚇了一跳,他知道老市長愛釣魚,但他從沒想到老市長會舍近求遠,來他這個偏僻的小縣城釣魚。

  沒辦法,在電話里,黃誠支支吾吾,不得不哼哼哈哈地答應下來。

  放下電話,黃誠呆傻在那里:大碗河近年受到了嚴重污染,已今非昔比,哪來的魚可釣啊?

  急也沒用,老市長的車已經在路上了。

  黃誠不敢怠慢,趕緊給臨河街造紙廠廠長錢千萬打電話,勒令他立即停產,不得排放廢水,并馬上啟動備用的10眼深水井向大碗河里迅速補水……

  錢廠長在電話里爭辯:“那個‘環保一票否決’檢查組不是前腳剛走嗎?怎么這個退居二線的老爺子又殺回馬槍呢?”

  “檢查組是走了,可這老爺子是環保顧問,我們更惹不起啊,我的廠子,我讓你停,你就立馬給我停……”黃書記罵了一句,火速叫上司機,趕緊去迎接老市長大駕。

  說來真快,黃誠一行剛剛到了小壩縣縣界,老市長的車就到了。

  寒暄了幾句,老市長讓黃誠的車在前面開路,向大碗河慢慢開去。

  慢是黃書記的命令,他要為錢廠長辦事爭取些時間。

  此時,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,黃誠心里像裝了一只小兔子,一個勁撲通、撲通……亂跳。

  他暗想:這個錢廠長啊,也不知有沒有按照他的吩咐,辦好那些事,如果……

  黃誠不敢再往下想了,他的右手放在胸前撫弄了一下,長長地吐了一口氣,企圖將自己心頭的不安驅走。

  可這是徒勞,他的心就像舊時鐘上上緊的發條,被擰得緊緊的,讓他越來越覺得恐慌。

  路程不遠,開得再慢,大碗河眨眼就在眼前了。

  黃誠緊張地向路旁的大碗河偷眼望去,還好,有驚無險,河里的水流變得清澈多了,因風生波,看表面還是能讓人爽心悅目的。

  見到這景象,黃誠懸著的一顆心這才落了地。

  可轉念又一想,這么清澈的水都是剛剛從深水井里放出來的,水溫拔涼拔涼的,手都伸不進,哪能生魚呢?

  黃誠剛落地的心頓時又像充了氫氣的大氣球,“嘭”的一聲,重新高高地飛升起來。

  老市長這時已經下了車,來到小河邊,他隨便選了個位置,支好釣竿,坐了下來開始釣魚。

  黃誠站在一邊,點頭哈腰地陪侍,額頭上卻一直在冒汗。

  急中生智,黃誠偷偷用手向司機比畫。比畫來比畫去,司機終于明白了,快步坐上車。

  小車屁股上冒了一股濃濃的黑煙,飛馳而去了。

  老市長好像沒有看見一樣,仍坐在那里默默地釣魚,很是專注的樣子。

  司機走了,黃誠心里仍然很著急,車明明是剛剛開走的,他卻不住地向遠處張望,期望看到車的蹤影,看到司機凱旋而歸……

  司機終于回來了。

  黃誠遠遠地看見司機一個人下了車,躡手躡腳地來到河岸邊,偷偷將一包東西撒到河里,又悄悄回到車上。

  老市長依舊在饒有興致地釣魚。見好久沒有魚上鉤,就回頭對黃誠說:“黃誠啊,怎么回事啊?我釣了這么長時間,漁竿竟然沒有動一下。當初我在小壩,這大碗河底的魚那個多,最大的魚有十多斤沉。

  “當時我和你爸還是釣友,每到周末我們就騎上自行車來釣魚。那時你還是個不懂事的孩子,可愛吃魚了,一到周末就央求你爸來這兒釣魚。

  “如今,你爸他先走一步,我也漸漸地老了,這大碗河啊,看起來也滿目瘡痍了。”

  黃誠聽老市長這么一說,心里也無限傷感起來:自己的爸爸走得早,老市長就像親叔叔一樣,拉扯他長大。之后調走做上了市長,又讓他坐上了小壩縣縣委書記的交椅。

  黃誠倒也不負眾望,工作上很有魄力,小城鎮建設被他搞得如火如荼,工業企業也如雨后春筍般發展壯大起來,可工業一發達,原來的環境或多或少遭到了破壞……

  昨天,還有一伙群眾不顧門衛的勸阻,徑直沖上縣委大樓他的辦公室,聯名上訪,反映造紙廠對周圍生態環境的惡劣影響。

  有的甚至坐在地上撒潑,大罵黃誠數典忘宗。

  黃誠氣得叫來警察,銬起來了兩個挑頭的,事態才得以緩和下來,這事說起來到底理虧。

  一想到這兒,黃誠心里也是五味雜陳,對自己所走的路線也深感茫然。

  面對河水,黃誠猛然清楚地看到有幾尾魚瑟瑟地游了過來,他回過神來。

  “魚,有魚啊!”黃誠語聲顫顫,失態地喊道。

  老市長一見也很興奮,他一邊示意黃誠小點聲,一邊緊緊地握住釣竿,屏息靜氣地等待魚兒上鉤。

  還好,這魚不薄情,踴躍上鉤。不一會兒工夫,老市長就釣到了一小盆,老市長看看自己勝利的果實,站起身,笑了笑,說:“不錯了,打道回府,回家吃魚嘍!”

  黃誠客套了幾句,老市長執意要走,丟下話,說:“你不用留,這可是生我養我的大碗河啊,我還會回來釣魚的!”

  老市長丟下的這句話,就像投下一枚非定時炸彈,讓黃誠的心總是懸著。

  他打電話告訴錢廠長,沒有他的命令,不準再恢復生產,再排放工業廢水,違者免職處分!

  接下來,老市長好像上了癮,果然三天兩頭地來大碗河釣魚。

  黃誠不敢掉以輕心,他索性狠了狠心,關了那家造紙廠。

  你還別說,這廠一關,河水很快就變得越來越清澈了。

  河面就像一面光亮無比的鏡子,映照著瓦藍的天空、悠悠的白云,岸邊的植被也在和煦的風里,變得綠油油的,伸出一只只歡快的小手,向這個充滿生機的世界招搖——環境是真的變好了很多!

  一轉眼,幾年時間過去了,老市長還是時不時來大碗河釣魚,黃誠依然在身邊陪著,客客氣氣。

  黃誠已當上市長,是老市長傾力舉薦的。

  老市長去世,黃誠才聽自己的部下——老市長的兒子說,那年檢查組來到大碗河檢查,黃誠做的手腳瞞過了檢查組,卻沒有瞞過老市長。

  老市長當時沒有聲張,而是折了回來,于是有了后來那一出出……

  姜果然還是老的辣,高啊!黃誠既羞愧又敬佩。

Tags: 老市長 釣魚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urpjjj.tw/gushihui/155557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3肖中特期待中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