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笑話段子 > 

離別的前夜,初吻碎了一地落花

來源: 作者:

午夜,司琪掛在MSN上,她習慣了夜半在網上游蕩,卻遇見了他。

年底我要結婚了。他發來訊息。

聽他們講了。司琪故作淡然道。

這些年我想透了很多東西,你,會來參加我的婚禮嗎?

沉默了片刻,司琪決定講真話,我不知道,我想回到學校。

他不答,良久,他緩緩寫道,希望會看到你。她很愛我,也很將就我。我終究是個逃不了世俗的人,不是不能,也許是不愿。

琪的心默默地流下淚來,她對著電腦說,祝福你吧。

他亮亮的頭像暗淡了,他沒聽見司琪說什么。

他是司琪這輩子最愛的男人,他是司琪的第一個男人。

在學校,司琪喊他哥哥,那一天他們從同一座城市轉學到了那里。開學前三天,所有的人都忙著補考,只有司琪和哥哥不用。他們用那三天逛了新城市的馬路、看了電影、吃了小吃,回校的路上有很多還沉浸在新年氣氛里的人們放著煙花。哥哥就買了好多煙花放給司琪看。五彩繽紛的花火蜿蜒地升上天空,一朵一朵絢麗地綻開在司琪頭頂,司琪跳起雙腳拍著手高喊,太漂亮了!太漂亮了!哥你快看呀!埋頭點燃煙花的哥哥看著司琪也開心地笑著,司琪就跑到哥哥身邊,哥!我喊你哥吧,以后你就是我哥哥了。

哥哥像親哥哥一樣,對司琪很好。每天下了晚自習,只要司琪想,可以任意撒嬌跟哥哥要各種好吃的。所有的人都羨慕司琪有這樣一個好哥哥。有關系很好的女生問司琪,他對你那么好,干嘛不當他女朋友?司琪嗔道,別亂想了,他就是我哥,親哥哥。

有低年級的男孩追求司琪,司琪扔給他一句,變成我哥那樣再來吧。

司琪十七歲生日那天,哥哥用車子載來一個大紙箱,紙箱里塞著滿滿的玩偶和布娃娃。

司琪開心地撲到哥哥懷里,哥哥抱著司琪轉起圈,司琪尖叫著大笑著,“咯咯”的笑聲撒滿了校園。

司琪吃著哥哥買的冰淇淋和巧克力,快樂地徜徉在仿佛沒有盡頭的碧玉年華。

直到有一天,畢業的日子忽然來了。哥哥找到司琪說他要去國外念書,司琪明朗的笑容剎那間消失了,拉著哥哥的手,司琪淚流滿面。

司琪忽然明白自己離不開哥哥,她想自己是愛上哥哥了。

司琪翻來覆去,在床上徹夜不眠。她在尋找一個特別的禮物,送給離別的哥哥。

司琪決定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給哥哥,她要哥哥永遠記住她。

哥哥毫不知情,司琪拉著他在網吧一直呆到宿舍關門。司琪說去我朋友那吧,我有她房子的鑰匙。

小小的房子里只有簡單的桌椅和一張床,哥哥坐在椅子上翻了幾頁書,司琪把早就燒好的熱水倒進杯子里,熟練地整理好兩個被窩,說哥哥一個被窩,琪琪一個被窩,這樣哥哥還可以給琪琪講故事。

哥哥微笑著躺進被子,司琪摁滅了臺燈。

講完了故事,哥哥不再說話。黑暗里司琪睜大了眼睛,她聽到哥哥勻細的呼吸。司琪翻過身,尋找哥哥的臉。月光下哥哥英俊的臉龐熠熠生輝,司琪耳邊仿佛聽到哥哥和自己的笑聲、那周末踏足郊外的一串串歌聲、哥哥編了各種笑話哄得司琪破涕為笑的樂聲。和哥哥從相識到相知的時光一幕幕從眼前飄過。司琪鼻子一酸,想要流出淚來,以后再也找不到這樣疼愛自己的哥哥了,司琪舍不得哥哥離開。

司琪輕輕地伸出手,手指懸空垂在哥哥臉龐的輪廓邊緣輕輕劃著。哥哥呼出的熱氣升騰到司琪的手上,司琪的手濕漉漉的,司琪的心也濕漉漉的,可她不知道還要做什么,也不知道怎么做,手指仿佛被增加了重量支撐不住,落在哥哥胸前。

司琪顫巍巍地要把手收回來,哥哥的手卻抓住了她,哥哥的手也是濕漉漉的。

冷嗎?哥哥問道。

司琪顫了一下身子,哥哥也沒有睡著,就細細地“嗯”了一聲做回答。

哥哥就把司琪的兩只手都握在自己手里,一邊輕輕地摩擦著。

司琪的身子一下子滾燙起來,握著哥哥的手攥得更緊了。

不知道什么時候,兩床被子變成了一床被子。哥哥的手輕輕地伏在司琪背上,一下又一下地輕輕拍打著。司琪摒住了呼吸,把頭埋在哥哥懷里一動不動。過了很久,司琪輕輕呼出一口氣,緩緩地抬起頭,仿佛怕碰破了這沉默的尷尬時光。月光早已把司琪臉上的緋紅染上了一層薄薄的暈,連紅紅的唇也泛著星星點點的光。司琪微微閉上眼睛等待著。哥哥喘息的熱氣吹在司琪臉上,越來越近,越來越近,當終于與哥哥的唇碰觸到一起的一霎那,司琪的淚也緩緩流了下來。

這是司琪的初吻,司琪不知道為什么會流淚,她沒有想哭。她的唇、手指、她身體的每一部分都像被泡進了蜜糖罐里。司琪顧不得想許多,一次又一次的熱吻把她像炭一樣燃燒起來。司琪緊緊地擁抱著哥哥,飽滿的身體和哥哥的身體貼在了一起。

哥哥停下輕拍的手,痛苦地說,我不能,琪琪我不能,我是你哥哥。

司琪垂下頭,她沒有自己想象般那樣有勇氣,那種話始終說不出口。

那一夜,司琪和哥哥相擁著直到天亮。半夢半醒間,司琪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只風箏,緩緩地升上了天空,天空中有白云和彩霞,伴著司琪一起飛舞;越過崇山峻嶺、江河湖泊,司琪又來到了大海,和哥哥一起變成了兩尾魚,相互嬉戲著沉了進去,海水從兩人身上咝咝滑過,冰涼沁膚。

司琪在心中暗暗祈禱,天啊,你永遠不要亮!永遠不要亮!可天還是亮了,哥哥要走了。哥哥走的時候,在司琪額頭輕輕貼了一個吻,輕得像羽毛掠過,輕得像從未發生過什么。

哥哥的唇是那樣溫暖而又真實的印在了司琪心里,人卻離司琪越來越遠了。

哥哥飛去了地球的另一端,這一去就是四年。

走在路上,司琪又看見那美麗的煙火,依舊色彩繽紛地綻開在人們頭頂。司琪微微笑了,司琪明白四年即是永遠,四年的時間已經改變了一切,可司琪不怕,她已經把最美好最寶貴的東西給了哥哥,再沒有任何遺憾了。

Tags: 幽默段子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urpjjj.tw/xiaohua/157135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推薦故事
3肖中特期待中准